|电改|贵州:真改真抓真落实 勇当改革实干家|时事新闻

详情

电改|贵州:真改真抓真落实 勇当改革实干家

2016-07-26

  北极星输配电网讯:贵州,作为全国第一批电力体制改革综合试点,先行先试、勇立潮头,将落实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》(中发〔2015〕9号)与贵州省情相结合,探索守原则、接地气、有活力的改革之路,以改革实干家的魄力,有力、有序、有效地推进改革,电改成效初步显现,改革红利逐步释放。

  近日,记者赴贵州实地采访改革一线实践者,认真聆听他们对改革的理解体会、翔实记录改革者的创新之举、客观展现贵州电改的亮点与成效,形成“贵州电改调研行”系列报道,共9篇。敬请关注。

  此轮电改的主线是什么?“遵照‘中发9号文’精神,坚持市场化主线,还原电的商品属性。”贵州电改实践者们如是说。

  将新一轮电改试点任务分解为29项重点任务,每周一调度、每月一通报;成立全国第一个多方参股、相对独立、规范运行的省级电力交易中心有限责任公司;成立全国第一个电力市场管理委员会;组建全国第一家有社会资本参股的配售电公司。

  贵州,作为全国首批电改综合试点省份,在新一轮电改进程中“首创”频频,亮点纷呈。

  顶层设计高站位部门协作抓落实

  贵州,我国西南能源重地、西电东送基地,工业结构偏重,经济下行压力较大。如何提高能源有效供给,将能源优势转为经济优势,成为贵州亟待解决的重大问题。

  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带来机遇。

  贵州先行先试、真改深改,积极构建电力市场化组织架构,推进电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有效发挥能源产业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支柱性作用,为新一轮电改探索路径、积累经验。

  加强组织领导,坚持“一把手”抓改革,培养过硬的改革作风,是贵州电改得以快速推进的关键力量。

  新一轮电改启动以来,贵州省委组织召开“深改会”,省领导多次批示指示电改工作。省长两次听取电改汇报。副省长四次到贵州能源局督导工作。制订印发《贵州省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工作方案》、出台各项电改任务落实细则,立足贵州省情,高站位、宽思路,从电力市场建设、市场交易机制、发用电计划、推进跨区交易等方面做好顶层设计,切实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。

  为确保各部门协作顺畅,贵州制定印发《贵州省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工作方案》,明确了省政府有关部门、能源监管机构的职责分工。

  在贵州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、省能源局局长张应伟的办公桌上,记者看到一份份“电改工作调度表”,清楚显示着每一项电改任务的落实情况。

  张应伟介绍说:“贵州已建立电改联席会议制度,对电改试点任务分解为29项重点任务,明确时间表、绘制任务图、落实责任人。同时建立定期调度机制,实行每周一调度,每月一通报,所有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可以清楚每项任务的工作节点,针对的存在问题进行督查。截至目前,我们已经上报调度表26期,印发简报25期。”

  经济发展进入“新常态”,贵州能源产业遭遇困局,严峻的现实激发了贵州电改的“原动力”。谈及贵州电改的经验,当地政府部门、监管机构、电力企业的一线改革者均认为“各部门的协同配合十分重要”。

  贵州省经信委副主任宛会东说:“贵州电改起于产业发展困局,我们抱团取暖才可以有效推进电改。目前建立了电改联席会议制度,凡重大事项提交联席会议审议,统一意见,集体审定。”

  国家能源局贵州能监办副专员汪拥军介绍说:“贵州能源监管办主动牵头制定了《贵州省电力市场交易规则(试行)》,得到省领导的好评以及电力企业和用户的肯定。同时,积极参与其他各项改革,贡献专业的建议和力量。与省有关部门分工合作,就是为了一个目标,共同推动改革,促进贵州电力行业又好又快发展,推动结构转型和产业升级。”

  贵州电网公司董事、党组成员、副总经理徐兵表示,作为此轮电改中直面冲击的一方,贵州电网公司“以拥抱改革的态度参与电改进程”,积极开展贵州能源产业链成本分析、输配电价改革机遇和挑战、售电公司盈利模式分析等改革课题研究,向贵州省委、省政府提交30多份专题报告,为电改建言献策。

  坚持市场化主线建机制谋长远

  张应伟说:“电力改革要体现市场化主线,主线必须清晰。成立电力交易中心、构建交易机制、组建配售电公司必须有市场味道。目前,贵州电改的框架、路径是符合‘中发9号文’精神的,市场化改革为主线的机制已经初步建立。”

  “多元化的交易中心,多元化的售电主体,成立市场管理委员会,核定独立的输配电价,市场准入规则、交易规则等陆续出台。目前,贵州电力市场体系框架已基本搭建起来,比较成体系。”汪拥军如是说。

  宛会东说:“电力市场化的顶层设计,方向要准、步子要快,但也不能过大,不能适得其反。需要顶层设计,需要结合实际。电改有发展的阶段性,要把握好。寻找最大公约数,有序推进电改进程。”

  对于电改预期,改革实践者们纷纷表示,电改绝不是停留在降电价层面。

  在此轮电改初期,对于许多用电企业来说,因其此前未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,对电力市场形势、电价形成机制、交易规则等缺乏足够了解,主观上认为电力改革就是大幅降低电价,在实际参与交易的过程中,因用电价格降幅没有达到心理预期,心中有一定的落差。

  对此情况,贵州加大对用电企业宣传培训,举办多轮培训会议,通过贵州电力市场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平台,宣传电改政策,不定期举办发电企业、电网企业、用电企业代表座谈会,鼓励发电企业、用电企业、供电企业三方互动,增强沟通和信任,已取得初步成效。

  改革实践者们指出,推进新一轮电改必须在体制机制建设上下功夫,要建立“有法可依、政企分开、主体规范、交易公平、价格合理、监管有效”的电力市场体制机制,谋求长远。

  徐兵说:“改革的核心是电价机制改革,还原电的商品属性。改革最重要的成果不仅仅是降电价,是要形成价格形成机制,让供需建立相应的供需关系,动态进行价格调整。”

  “推进电力市场化建设,我们担心步子迈不出来,也担心步子迈的太大,电力的安全稳定、市场化进程要统筹考虑稳妥推进。”张应伟表示,“建立市场机制,是持久释放红利的基础和源泉。此次电改在机制建设上必须认真考虑。电改从效果来讲是稳增长,更重要的是转型升级。机制的调整,对市场主体利益的调整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要考虑第二步第三步的问题,要着眼长远。”